买房移民塞浦路斯了解塞浦路斯生活:圣拉撒路教堂位于拉纳卡市中心,被视为拉纳卡及塞浦路斯最为珍贵的文化遗产之一。据说,拉撒路在以色列被基督救活后,来到了塞浦路斯,在这里当了30多年的主教,死后便被埋在圣拉撒路教堂。他的地下墓葬保存得相当完整,可到地下参观。

圣拉撒路教堂于17世纪重新修建,保留了原来的特色。 17到18世纪,教堂周围是一些居住在拉纳卡的欧洲人的墓碑。复活节前的七天里,圣拉撒路的雕像在拉纳卡城中随处可见。据说,在以色列被基督重新救活的拉撒路,后来来到了塞浦路斯,在这里当了30多年的主教,最后在这里死去。遗体就埋在圣拉撒路教堂。

圣拉撒路教堂兴建于原主教堂之南,原因是为了容纳拉撒路的遗骨,在1195年年新的朝圣教堂取代圣那泽成为主教堂。拉撒路,又称拉匝禄,是在圣经约翰福音中因病而死,最后被耶稣复活的一个人。拉撒路是耶稣的好朋友,也是玛利亚和马大的兄弟。拉撒路的复活是圣经记载的9次复活中的一次。也是经历过2次死亡的人之一。

圣拉撒路教堂(以下文中简称主教堂)的断代一直缺乏明确的文件支持,今天大部分学者都同意教堂开始兴建的时间约在1120年年前后,由东往西进行。根据一份1482年宣称抄写自1146年或1147年记载的文献,教宗因诺森二世在1130年为教堂举行祝圣并献堂。大多数学者认为以十年时间完成这么一座中型大小的教堂可能性极小,所以经由风格比较,判定西正面半圆门楣的年代在1140年前后。贴着西正面还有一个两个节段的门廊,最靠外的一节段充作左右两个塔的塔基。关于这个部份的断代,歧见就大得多。有学者根据一份1178年的文献,认为门廊的兴建时间在这个时间之后,对这个断代同意者多,反对者少。

这个部份的断代问题变得尖锐的原因主要是,近二十年来,对罗马式雕刻的研究范围逐渐扩充到故事性雕刻柱头与门楣之外,研究植物纹样的柱头,其中最大宗的便是科林斯样式柱头。这种样式的柱头可见于欧洲各地罗马所遗留的建筑物上,每次欧洲想要寻回古代文明的光荣,与“罗马建筑的装饰”划上等号的科林斯样式柱头都是“复兴”的对象。欧丹的门廊有十八个柱头,全部是科林斯样式或此样式的衍生型柱头,在艺术史研究焦点是故事性雕刻的年代,这些柱头引不起多大兴趣。但今天只要我们将这些柱头拿来与柏根地区的科林斯样式柱头相比较,风格上相近的全属于1130至55年年代的建筑,包括维日列的马德莲修院前教堂,波恩的圣母堂东段,搜流的圣安多许教堂,阿瓦隆的圣拉萨教堂,郎格主教堂东段等。如果欧丹门廊兴建于1178年之后,则其雕刻形式便显得异常地守旧或复古,形成1180年代柏根地区独一无二的特例,否则这个断代便是错误的。本论文的目的即在于透过对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再解读,检验欧丹主教堂门廊的断代,将它重新置入柏根地十二世纪建筑与雕刻的脉络中。

圣拉撒路教堂里至今保存着很多珍贵的宗教画像。周末多有婚礼在此举行,因此,最好是平日里来参观。和教堂相邻的拜占庭博物馆也展出有和教堂相关的文物。

在塞浦路斯古旧的拉纳卡(Larnaka)市区坐落着圣拉萨路(Agios Lazaros)教堂,圣拉萨路的遗体就埋在教堂之下,教堂建于公元九百年,建筑风格兼具东西方双重特色,被视为拉纳卡及塞浦路斯最为珍贵的文化遗产之一。

据说,拉萨路在以色列被基督救活后,来到了塞浦路斯,在这里当了30多年的主教,死后便被埋在圣拉萨路教堂。他的地下墓葬保存得相当完整,沿阶梯缓步下行可到地下参观。石棺上有希腊文“拉萨路,基督的朋友”的字样。

1 2
分享:
한국어안내 移民评估 资料索取 官方微信
二维码
X